百照新闻网

当前位置:»
时事»
“新象形文字”的故事:笑脸表情如何从公司徽章变成流行文化?

“新象形文字”的故事:笑脸表情如何从公司徽章变成流行文化?

2019-11-05 19:22:17

你可能会有这样的经历,如果你在普通的聊天文本中添加一个笑脸,语气会立刻变得非常不同。当对话无法继续时,发出一张合适的笑脸似乎是缓解尴尬气氛而又不失礼貌的好方法。

2015年,牛津字典将表情符号“笑中流泪”命名为年度词汇。照片中复杂的喜悦和泪水的感觉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这也是牛津字典第一次给“象形文字”命名。去年,一家德国组织的研究发现,在电子邮件中添加表情符号可以降低最初的坏消息的破坏性。研究得出结论:“表情符号的使用使得工作交流更加方便。”

事实上,表情符号克服了词语的抽象性,以更直观的方式表达情感,缩短了交流者之间的距离。更多的科学研究发现,当我们看到笑脸符号时,我们的大脑活动区域与我们看到真实面孔时相同。

黄色笑脸:笑脸很受欢迎。

这张熟悉的黄色笑脸已经存在了半个多世纪,并且已经在全世界流行起来。它的来源非常引人注目。

1963年,一家刚刚经历了艰难合并的美国保险公司委托艺术家哈维·鲍尔设计一个微笑符号来鼓舞员工士气。鲍尔只用了10分钟就花了45美元画出了这张名叫“伍斯特·斯迈利”的黄色小脸。此时伍斯特·斯迈利只印在保险公司的海报、台卡和按钮上。

直到费城的一家贺卡商店老板找到伍斯特·斯迈利,并在他黄色的笑脸上加上一句口号“祝你有美好的一天”。然后他介绍了一系列外围产品,如塑料袋、卡片、杯子等。从那以后,伍斯特·斯迈利进入了大众市场。到1971年,这家邻近的商店已经售出了5000万只笑脸胸针。在获利的同时,他们还试图帮助恢复越南战争期间美国的乐观情绪。“黄色笑脸”逐渐成为席卷美国并开始影响世界的文化象征。

然而,这家商店不是笑脸的最终目的地。1972年,法国记者富兰克林·鲁弗兰妮(franklin loufrani)发现受欢迎的伍斯特笑脸从未申请过商标版权专利,于是他注册了商标笑脸,并利用它在《法国晚报》上突出报道了罕见的好消息。到了20世纪90年代,富兰克林loufrani已经授权来自不同国家的70多个品牌使用“黄色微笑”商标。甚至笑脸公司(smiley company)的成立也是为了通过风格指南将符号正式化,并通过全球许可协议进一步传播。如今,笑脸公司年收入超过1.3亿美元,是世界上100家最大的授权公司之一。

在整个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笑脸成为一种非官方的趋势符号。涅槃乐队的库尔特·科本在乐队标志中加入了一张黄色的笑脸,眼睛交叉,嘴巴吐出舌头,给人一种讽刺的表情,仿佛笑脸符号已经消失了。

法国休闲品牌斯迈利和纽约街头品牌唐人街市场都使用黄色笑脸作为象征元素,还推出了唐人街市场x斯迈利的联合篮球。

互联网时代的表情包:“:-)”和表情符号

1982年9月19日,在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一次论坛讨论中,表情符号首次出现在互联网上。一位名叫斯科特·法曼的教授第一次在互联网电子公告板上使用微笑符号。当时,他正在参加“网络幽默的极限”的讨论。他说:“我建议用“:-)”这个符号来表达微笑、友好或者和你开玩笑的心情。它就像一张躺着的笑脸。”据说这个符号是受教授的小孙子敲电脑的一串字符启发的。教授在收拾残局时发现了笑脸。

这一建议为互联网用户表达幽默或积极情绪提供了一种便利的方式。:-)符号迅速传播到其他大学,并进入商业领域,最终在互联网用户中获得全球流行。许多基于它的新符号涌现出来,比如“眨眼微笑”;-),"伸出你的舌头":-p ",更简洁地说":)。

1998年,为日本电信公司docomo工作的栗田茂隆(shigetaka kurita)在意识到人们需要在数字通信中表达自己的感受后,与团队合作创造了176个12*12像素的字符,这是最初的“表情符号”表达。当时设计的灵感来自日本漫画和汉字。栗田隆司(Takashi Kurita)说:“日本漫画中有许多不同的符号。漫画家会画出这样的表情:一个人汗流浃背,或者一个灯泡出现在他的头上,当产生一个想法时。”

这些可爱的表情符号很快被年轻的日本人接受,并开始流行。然而,就像伍斯特·斯迈利(worcester smiley)的设计师一样,docomo没有申请表情符号专利,然后他们的竞争对手也设计了自己的表情符号,这逐渐成为日本手机的标准。

2008年,苹果在日本销售iphone时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们没有表情符号。为了增加日本人购买iphone的欲望,苹果在日本的零售合作伙伴软银总裁孙正义(Masayosson)说服苹果在iphone IOs 2.2的更新中加入表情符号。在iphone的帮助下,表情符号出现在全世界年轻人手中的小屏幕上。

在所有可爱的表情符号中,栗田最喜欢哪一个?在接受yoho采访时,他给出了答案:他创造的微笑表情。

表达符号的艺术:全世界的文同

从1999年开始,艺术家徐炳开始通过各种渠道收集和整理世界各地使用的图形符号,这些图形符号具有共同理解和文字性质的基础。然后对这些材料做大量的心理和视觉分析和统计。然后,用这种“标志语言”,我写了一本人人都能读的小说《地球之书》。他称之为“新象形文字”

徐炳说,读者,不管他们的文化背景如何,只要他们参与当代生活,就可以阅读这本书。不管你说什么语言,也不管你是否受过教育,这本书对每个人都一视同仁。他还表达了他对当前写作趋势和全世界理想的看法。

“新象形文字”有用吗?事实上,有些人已经尝试过了。有一次,一对来自纽约的夫妇在一个技术网站上参加了一个实验,并且连续一个月只给对方发送符号表达式。结果,根据他们的说法,两者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好了。即使实验结束后,他们也不习惯用词。

笑脸从20世纪60年代保险公司鼓舞士气的图标到讽刺性的文化符号,到我们手机通信软件中隐含的微笑,以及艺术作品中对当代生活的象征性引用。它的意义总是随着社会和文化价值观的变化而变化。

也许正如漫画《观察家》的动画师戴夫·吉本斯所说:“它(笑脸表情)只是一个有三个标记的黄色区域,就这么简单。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它是空的。它已经准备好有任何意义了。如果你把它放在幼儿园,它是非常合适的。如果你把它戴在防暴警察的防毒面具上,它会变得完全不同。”

这篇文章中的一些图片来自东方集成电路

香港六合app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